搜索
讲故事学历史丨大园古村的椰树情
2017-12-28 10:24

作者:黎飞飞


我的老家大园古村,举目之处都是椰子树,村前有一片椰林,椰林旁边有一口古井,椰树围绕,像一把把绿色的伞在半空中撑着,井水冒着凉气,是乘凉的好地方。海南除了冬天,剩下的都是炎热的天气。小时候我常跟着姐姐回家探看爷爷。炎夏的晚上,古井头的椰树上方,月亮高挂,银色的光亮从椰伞的空隙间照射下来,树影蔢莎,凉风习习,劳动了一天的父老乡亲围坐在井裙上乘凉。爷爷也不例外,我躺在井裙上,头枕爷爷大腿,翘起小腿儿,黑亮的眼睛望着满天繁星,听着爷爷讲我们村子的历史和椰树的故事。


家乡有着深厚的传统文化积淀,始祖黎梦祯,明代万历举人,官至四川江津知县,勤政爱民,刚正不阿,被誉为“江津青天”。清代康熙朝举人黎邦达,志存高远,自崖州只身赴京都应试,被破例补为“内阁中书”(皇帝秘书),现存敕赠匾额一块。我们村在明清两代就出了63位秀才,9位贡生,3位举人等等,这些祖先苦读诗书,饿了就喝椰奶吃椰肉,热了就跑到椰林避暑,……一个个尘封的功成名就的故事穿越时空穿越这片椰林,鲜活的呈现在我面前,在我小小的心上悄悄地种下一粒文化的种子。



“吃番薯饭也送仔读书”传世古训


  爷爷还说到一则椰树的故事。在日本侵略中国时期,民间有俗语是这样概括日本侵略中国罪行的:“日本鬼子那弯脚筒(是就脚腿),来我中国占地方,见鸡抓鸡,见鸭抓鸭,见男子就开抢打,见妇女就将屌插”。村里有一年轻的农妇,被一鬼子盯上,农妇拨腿就跑,而鬼子紧追不舍,而经过一棵椰子树时,突然间,椰树上掉下一棵椰子,刚好砸在那鬼子头上,一时晕倒过去,农妇也躲过这一却难。(民间里传说椰子只砸坏人)还有一个是讲八棵椰子树救了八位小孩子的故事:有一天,有八位村童在椰林中玩耍,鬼子在路上驾驶,突然用机关枪横扫过来,村童们赶紧躺在椰子的后面,在椰子树的阻挡下,这八位村童安然无恙,至今,椰子树还留着子弹打的洞。爷爷说,我们村的椰子树是有灵性的,有一颗忠于村民爱护村民和保护村民的心的。


爷爷是一位归侨,饱读书诗,兴趣吟诗作对,每次回家,爷爷总是拉着我到古井边裙上坐或在屋前那片椰林里的石墩上坐,吟他的诗给我听,或是吟祖辈的诗给我听。爷爷还提到,原来这些石墩中央有一张石桌,桌面上刻着象棋棋盘,是清朝乾隆间我家直系先祖,清代诗人黎以右为了便于以文会友而制作的,这些文人墨客,围坐在石桌边,品着椰子水,有时对弈,有时吟诗作对,并出了一本《大园八景诗集》,其中有一首《菩萨蛮》●咏椰树


屏开孔雀南疆耸,

婆娑起舞新姿弄。

剑叶翠晴空,

珠画粲此中。

青青椰果重,

玉肉琼浆梦,

入口赞香浓,

开然造化功。


  爷爷吟完词,我在椰子树下四周搜索,没有发现爷爷讲的石桌,我问爷爷,石桌去哪了呢。爷爷说,大跃进时被拉去炼钢了。爷爷说完,无限感叹,唉了一声,然后沉默不语。几百年来的文物就这样消毁了,谁不可惜,谁不唉声叹气?


黎氏家族保存下来的家族诗歌读本


此时,爷爷递来一杯椰子水,我喝了喝,甘甜润喉,爷爷问我好不好喝,我说很好喝。爷爷说,少飞,你知道这椰子树全身都是宝吗?那时我还小,真不知道,如果是现在,我会说椰子水清凉消暑、生津止渴,还含有丰富的维生素C及钙、磷、铁、钾、镁、钠等,椰肉营养丰富,可以直接食以外,还可加工成椰奶、奶粉、椰容、椰子汁等等,椰子壳还可以制作工艺品,椰子皮也可以制作绳子,椰子杆可以做栋梁……可惜,爷爷已经过世多年,我只记得他提过椰奶将椰肉刨成沙粒状,用开水倒进去,然后用手揉出奶汁,叫椰奶。他说:“你爸爸出生不久,奶奶就因病逝世了,眼看着嗷嗷待哺的你爸,爷爷只好以椰奶喂他,几个月过去了,你爸爸长得有点胖嘟嘟的,可惹人爱了。当时很多妈妈都没有奶哺育孩子,不知是那位祖辈发明了以椰奶代替母奶,全村的儿童都是喝椰奶长大的,你爸爸也不例外。”


父亲后来给我说,他小时候便背着米与伯母为他制作的椰子盐(用椰肉加盐制作的一种简单菜谱)步行几十里外去求学,因为家里实在太穷,高中读完后不能继续求学,被分配到一所小学当教师。父亲文笔好,后来,他调离教育事业,到一所人民公社政府当办公室主任,后来又当上了组织委员。父亲被安排到乡下当三同户,和群众住在一起,吃在一起,工作在一起。这一去,一年半截都没有回家,总是捎话来,要妈妈做点家乡的椰子饼、椰子糖之类的东西送去。爸爸所在的乡下工作很辛苦,除了正常的农活外,还要看水利排灌情况,必须顺着水利沟查看,一去就是两天的时间,爸爸便带上干粮——水壶装满了椰子水,带上妈妈制作的椰子饼、椰子糖等,饿了就吃椰子饼、椰子糖,渴了就喝椰子水,累了就在水利沟旁休息。在那个特殊时代,农村禁止养“三鸟”,“三鸟”就是养鸡养鸭养猪,禁止搞自留地,种植农作物,农村贫穷又落后,父亲看在眼里急在心上,于是顶着政治形势,发动乡亲们大养三鸟,种植农作物,特别是在屋前屋后和空地上种植椰子树,一年之间五谷丰登。后来有人把我父亲告到了上级,说他复辟资本主义,要抽出来批斗,幸好有公社书记的保护,逃脱了这一关。如今,父亲发动种植的椰子树苗,硕果累累,前来探望他的乡亲们,都挑着沉甸甸的一担椰子,感念他当年的功劳。



爱给我讲故事的爷爷,在我七岁那年去世了。我父亲代替了爷爷,春节回家,他总是坐在椰树下给我讲村史家史,特别是堂兄的故事。


堂兄出生在一个书香世家,不幸的是,在上世纪中叶的时代巨变中,堂兄的家庭受到不公正待遇,祖父蒙冤入狱,他父亲远走他乡求学,母亲被迫丢下襁褓中的他外出打工谋生。堂兄成了新中国第一代“留守儿童”,从此与奶奶相依为命,没有母奶哺育的他,和我父亲一样,喝着椰奶长大。每当夕阳西下,小小的他放学回家,忍受着饥饿,坐在门前的石墩上看书,等着奶奶早点回家煮饭。这时,常常是村里的好心人送来一个番薯,一碗椰子水或是一碗椰子盐稀饭(将椰肉刨成碎片加盐煮),或是一个椰子饼(将椰子切成碎片,用糖煮成一大块,然后用刀切成一小块),或是一碗椰子饭(用椰奶与盐配煮)来充饥。在逆境中,他就象一颗椰子树,不怕旱不怕涝,不惧台风,不畏暴雨,傲然挺立,干直凌霄,他对我说:“没有当年乡亲们送来的一碗椰子水,一个番薯,借的一本书,甚至投来的一个关爱的眼光,就没有现在的堂哥!”


苦难的事,在堂兄眼中却是上天赋予的巨大财富。他常常说,自己是“吃百家饭,喝着家乡的椰子水椰子奶,看百家书”长大的。


事业有成之后,堂兄最想做的事就是让家乡的传统文化传承下去,在温饱之余能得到精神的滋养,学会做人,学会做事,以报答父母的养育之恩。堂兄说到也做到了,他不遗余力地投入我们村的文化建设。他出资几十万元,复建了诗文廊与石泉古井,求学古道,古训石等景点。受其影响,“报师恩,圆师梦”,他的弟子们捐资两百多万元,复建了清代的私塾“世德堂”和弘扬母爱丰碑的“春晖园”,还有纪念获取功名的祖辈们的“功名园”等景点。堂兄为了让村民劳作后有一个活动的娱乐场所,在椰林与古井空隙间摆放了好多张石桌和石礅。



当天空很忧郁的时候,我的人生陷入莫明的黑暗时候,我总会想起我的村子,总会回去走走。和村民三五成群聚集在石桌前,打麻将的打麻将,下棋的打麻将,打牌的打牌,聊天的聊天,还有喝椰子水的,铺开宣纸,小楷飞舞的,有看报的,看小说的,有拉二胡的,其乐无穷。一小时前的那些萦于脑际,耿耿于怀的烦躁、忧郁、沮丧,以及那个热烘烘也乱烘烘也物世界里所有的一切,此时都离我远去,不复存在。又有一个周末,我感到非常的压抑,再一次回到家乡,远远就听见村童读书的声音,我沿着声音走去,只见七八个村童聚集在古井旁朗读《弟子规》,个个身边都放着一个开了洞口插着吸管的椰子,他们看到我的到来,立即站了起来,很礼貌地对我叫了一声“姑婆”(按辈分称呼),高一点的男孩迅速爬上椰子树,摘下一颗椰子,以娴熟的动作劈开一个小洞口,往小洞口插进吸管,递给我,看着这群无忧无虑地笑着,释放着灿烂童真的他们,给这片翠绿的椰林、静谧、虚清平添出一股勃勃的热烈生气。我喝了几口椰子水,加入他们唸书的行列,《弟子规》,“弟子规,圣人训,首孝悌,次谨信……”在这读书声中,我一点点释放着过于压抑的心情。


慢步在古村的椰林间,想起爷爷,想起爸爸,想起堂兄,想起往时在椰子树下古井旁的椰子宴,我的诗友们从嘉积城西穿过一条长长的甬道,被一派泼绿的椰树和金黄的稻田所吸引,他们欢呼雀跃,想起了著名女诗人衣米一的无限感慨“好一派田园风光呵”,想起热情好客的父老乡亲、兄弟姐妹忙得团团转,劈椰子的,端椰子水的,煮咖喱鸡的,煮椰子饭的不亦乐呼,比过年还要热闹。


我心中不由感叹,幸好有了椰子树!在炎热的季节,她送来清凉的风,甘冽的椰子水,在暴风雨的季节,她抗住了狂暴风雨的厮杀,护住了大园古村的宁静,在贫穷和困苦的日子,她给我们贡献出椰子的全部,赐予我们生命,她教会我们坚韧和爱!在万泉河畔,在整个海南岛,一棵棵的椰子树在清晨里被霞光唤醒,在暮色中唤回鸟群栖息,一梦到天明——而我们就是那一只只的鸟儿,我的爷爷,父亲,堂兄,所有生活在这座海岛上人们,永远安逸地分享着椰子树的护佑。


大园古村介绍



大园古村位于海南省琼海市嘉积镇大礼行政村,是具有海南特色的传统耕读文化名村、海南省青少年教育基地。


二维码1.png二维码2.gif